“滋滋滋”地冒着热气
栏目:茶勺 发布时间:2019-03-03 13:50

  湖州荻港古镇聚华园茶馆,是一家有着100多年历史的老茶馆,从民国初开张至今已四易其主。76岁的潘平福从1966年盘下这家老店,一个人守着它度过了50年。一元一杯茶,静坐泡时光。如今潘平福年岁大了,茶客们也渐渐老去,茶馆这个念想还能坚持多久?

  凌晨四点,寒风瑟瑟。湖州和孚镇荻港古街廊屋深处石板路上,啪嗒啪嗒传来一阵脚步声,伴随着一束手电筒光,一个提着篮子的老人忽闪着鼻涕,由远及近,穿过花布门帘进入茶馆。

  此时,茶馆里灯火通明,两个早来的老人,已经坐在位置上品茶、聊天。内屋老旧的蜂窝煤炉上,两只已经烧得漆黑的老式茶壶,“滋滋滋”地冒着热气。旁边,哑巴伙计朝另外一只茶壶里一瓢一瓢地灌着冷水。

  老人放下手电筒,然后将篮子挂在房檐上垂下来的铁钩上,坐下。此时,哑巴活计过来给老人倒上一杯茶水,一股茶香立即弥漫开来。老人盖上杯盖,加入茶馆里刚刚开始的聊天行列。

  10分钟后,茶馆花布门帘撩起,一个身材矮小的老人进来。茶客们纷纷用浓重的乡音和他打招呼,语气里充满着亲切和尊重,他就是聚华园茶馆主人潘平福。

  潘平福这几天火气有点大,鼻子上已经破了一块。进入茶馆后,潘平福一边和其他老人聊天,一边给自己倒上一杯茶,然后开始忙碌。对潘平福来说,茶馆是荻港古镇的老人们的,也是自己的,除了理发时间,他不过也是其中的一个茶客。

  茶馆里唯一伙计是个哑巴,父母在他年轻的时候就过世了,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别人都嫌弃他又聋又哑,最后潘平福将他收留了下来。在茶馆负责生炉烧水打扫卫生,给客人续水泡茶。

  有哑巴后,虽然潘平福要支付他一点工钱,但他也成为潘平福好帮手,有哑巴在,潘平福才可以安心地去理发。

  冬天的早晨,天亮得有些晚。早晨5点,古镇依然笼罩在夜色之中,而此刻茶馆里老人们也渐渐多了起来。

  老人们的家长里短,伴着浓浓的乡音随着茶香弥漫。对于来这里的老人来说,茶馆就是他们和这个世界连接的地方。他们似乎只有在这里喝上一杯茶,心里才安稳。伴随着茶馆的喧闹声,古镇的一天才算真正开始。

  82岁的杨路山是茶馆里的常客,他说一年365天,几乎每天都来,无论刮风和下雨,从30几岁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,已经40多年了,而每次来最少要呆上两个多小时。“就像抽烟一样,总觉得这一天缺点啥。”86岁的杨金福老人在茶馆喝茶也已经有40多年了,自己也慢慢老了,这茶馆也逐渐老了。

  早晨6点多钟,古镇逐渐热闹起来,河对岸的菜市场一片嘈杂,但却一点也没有影响茶馆里的气氛,此时是茶馆最热闹的时候。潘平福忙着给老人理发,哑巴活计则来往穿梭给老人们续水。

  老人们有的开始用早点,有的在继续喝茶聊天,还有的在逗潘老的鸟儿,鸟儿偶尔发出的几声“喵喵”猫叫声,逗得老人们笑起来。

  潘平福除了茶馆老板身份,还是当地知名的剃头师傅。他14岁学剃头,已经六十多年了。潘平福的剃头店就在茶馆里,一面镶着旧木框的镜子,一把上了年头的旧椅子,洗头还是用老式的搪瓷脸盆,他的所有剃头家什就只有剪刀梳子夹钳和刀布。

  潘平福曾经带过六七个徒弟,这些徒弟学了手艺之后就离开了老潘,有些开了理发店,有些慢慢转行做了中介或者开了足浴店,没人愿意陪着老潘守着这个亏损的老店。

  茶馆原来一杯茶只要五角钱,但随着物价上涨,还有房租和哑巴活计的工钱,每每都是亏本,潘平福不得不依靠理发来补贴。

  茶馆是茶客的命根子,他们怕潘平福支撑不下去关了茶馆,于是茶客们主动提出要潘平福提高些价格,从2011年开始茶费就变成了一元。当地的书法家很受感动,给聚华园茶馆题字“一元茶馆”。实际上,即使茶费提高到了一元,茶馆的生意还是入不敷出,还得依靠潘平福的理发贴补。

  上午7点多钟,茶馆里的老人们渐渐散去了,刚刚还喧闹的茶馆只剩下潘平福和哑巴伙计。潘平福给自己续上一杯茶水,默默地坐在长条凳上,一边吸烟,一边望着门外。

  荻港繁华鼎盛的时候,一共有13家茶馆。经过荻港的商人,都喜欢上岸吃口茶、听场戏。如今古村落寞了,茶馆一家家关门,只剩下潘平福的“一元茶馆”。

  现在这座延续百年的老茶馆,已经成为古镇的文物。而潘平福自己也76岁了,最近几年,随着老人们一个个逝去,茶客们也比过去少了很多。

  潘平福不想在自己手里关了这水乡最后一间茶馆,尽管每年都亏本,但这 是茶客们的念想,乡亲们的念想,古镇的念想。“我会一直坚持到自己死。”

  湖州荻港古镇聚华园茶馆,是一家有着100多年历史的老茶馆,从民国初开张至今已四易其主。76岁的潘平福从1966年盘下这家老店,一个人守着它度过了50年。一元一杯茶,静坐泡时光。如今潘平福年岁大了,茶客们也渐渐老去,茶馆这个念想还能坚持多久?

服务热线
400-163-33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