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胡同里陪着爷爷聊天
栏目:茶具 发布时间:2019-04-23 18:41

  梅葆玖先生的追悼会已经过去两天,大家的悼念之情依然在持续。昨天(4日),75岁的读者曹惠存老人给本报打来电话说,她的爷爷曾经在梅兰芳大师家里当厨师,两家人三代情缘,当年梅先生一家迁居上海前,还曾给爷爷留下礼物。

  今年春节,94岁的老母亲去世后,曾有个心愿,想把保存了80多年的礼物、梅兰芳先生的瓷茶具归还梅家。在得知梅葆玖先生去世的消息后,更让曹惠存老人百感交集,梅曹两家两代老人都走了,她也到了古稀之年,希望能够实现老母亲的遗愿,也以此悼念梅葆玖先生,寄托她们一家的哀思。

  曹惠存的祖父叫曹德龙。小时候,她常听爷爷说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时,他在梅兰芳大师家里当厨师的故事。那时候,梅先生才三十多岁,已经创立了“梅派艺术”,曾多次去日本、美国和苏联访问演出,是享誉海内外的大艺术家。曹惠存说:“按过去的老观念,给名门望族和大宅门里当厨子,就是奴仆和下人。但是,梅先生和夫人福芝芳始终把我爷爷当做一家人看待。”

  曹惠存说,爷爷曾给她讲过梅先生一家迁居上海的一些细节。1932年,梅先生携夫人去上海旅行演出。那年冬天,福芝芳夫人从上海赶回北平家中,显得很匆忙,也很焦急,说是梅先生决定全家立即迁居上海。当时,梅先生的儿子葆琛、葆珍和女儿葆玥还很幼小,葆玖还没有出生。究竟为什么要迁居上海,曹德龙并不知道,也不便多问。帮着忙活了几天,一切准备妥当后,福芝芳对曹德龙说:“老曹,我们全家就要搬到上海去了,梅先生嘱咐说,这么多年,您做的饭菜,我们全家都吃着可口,已经离不开您了,跟我们一起去上海吧!”曹德龙听了非常感动,可是想到家里还有妻儿老小,故土难离,面露难色。善解人意的福芝芳对曹德龙说:“我知道您拉家带口的有难处,这样吧,您看这么多大小箱包,您随便拿,留个念想吧!”

  曹德龙连连摇头摆手,心里觉得承受不起。梅夫人亲切地说:“老曹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您这不是见外了吗?”盛情难却的曹德龙,很不好意思地拿了两件小礼物。福芝芳夫人叫了辆人力车,曹德龙带着梅家珍贵的礼物,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梅家。曹惠存说,这两件礼物她曾多次看到,是一套瓷茶具和一本相册。茶壶是梅先生特别定制的,相册是梅先生在国内外演出的剧照,以及和中外友人的珍贵留影。爷爷虽然没什么文化,也不懂京剧,可每幅剧照都深深地印在他心里。“那时我常常问爷爷,咱们还能再见到梅先生一家人吗?听到这样的问话,爷爷总是茫然地看着我,不点头,也不摇头,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我。但是,我看得出来,他眼神里都是思念和期盼。”

  曹惠存说,解放初期的一天,正在胡同里陪着爷爷聊天,忽然家门口来了一辆人力车。车夫过来问,老人家这里是前王恭厂四号(现宣武门光彩胡同)吗?爷爷点点头。车夫又问,您知道曹德龙老先生还住在这里吗?爷爷赶忙说,我就是曹德龙。车夫这才松了一口气说,梅先生一家刚从上海回到北京就派我来找您,请您到家中做客。已经年过八十、向来沉稳平和的爷爷一听,兴奋地像变了一个人。

  那天,爷爷从梅家回来,说起20年后再见到梅先生一家人的时候,心情非常激动。他滔滔不绝地说,现在梅先生一家住在护国寺东边的一个大宅院里。春节的时候,梅先生和他的小儿子葆玖还被邀请到中南海演出,还说,梅葆玖是梅先生一家迁居上海以后出生的,才十八九岁就已经成了名角儿。

  “那几年,梅先生多次接爷爷到家里做客。每次回来,梅先生都要给他一些零用钱。福芝芳夫人知道我母亲会做衣服,就拿来一块上等的衣料,让我母亲给她做一件旗袍,还把余下的衣料让我母亲也做了一件。我记得母亲穿着这件旗袍,让我站在她身边拍过一张照片,至今这张照片还保存在我家的相册里。”

  曹惠存说,1958年,爷爷去世后,这两件礼物被当做传家宝,在家中被精心保存。遗憾的是,相册在十年浩劫期间被查抄遗失了。如今,存世的只剩下这套瓷茶具。今年春节,曹惠存的母亲也离开了人世,老人生前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能把一套茶具奉还给梅家。但自爷爷去世后,两家人的联系中断了50多年,作为普通的百姓,她不知道怎样才能完成母亲的这个遗愿。

  4月25日,在得知梅葆玖先生去世的消息后,更令她抚今思昔。她说,梅曹两家两代老人都走了,她也到了这把年纪,梅兰芳大师对爷爷的这段情缘,对梅家来说,是家风的应有之意,但对她们一家来说,确实恩重如山。所以,她希望借助晚报,完成老母亲的遗愿,也以此悼念梅葆玖先生的在天之灵,寄托她们一家的哀思。

服务热线
400-163-3313